回复发新帖新投票

> 格林希尔少尉的回忆(堡垒背景的原创小说)
xiwuxi
发帖时间 May 2 2006, 07:49 PM
引用帖子


列兵
*

组别: Members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8
精华帖数: 1
被删帖数: 0
用户编号: 11460
注册时间: 2-May 06



我第一次见到波阿狄西亚•枫丹(Boadicea Fontaine)时,太空堡垒还漂在太阳系的边缘呢。我和堡垒的管家婆丽莎•海伊丝是军校同一届的毕业生。当时,大家称呼我为大卫•格林希尔少尉。

有一天,一通电话打到我的住处,叫我把威廉•霍夫曼少尉领回去。威廉喝得烂醉,听旁人说是为了一个姑娘。我很惊奇,以威廉的条件竟会有姑娘拒绝他!的确是醉了,回宿舍的路上威廉不断念着那姑娘的名字:波瓦(Boa,有“蟒蛇”的意思)。

蟒蛇?!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我在宿舍区旁的小路上看见一个着军服的女孩子,瘦高身材,黑色鬈曲的短发,祖母绿似的一对眼睛。

几乎是一看到她我就知道她是谁。如果是蟒蛇的话,我要说,我可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蛇类。

大概是刚刚执行完任务,她看起来很疲倦,正匆匆往宿舍赶,而且似乎没有料到会在此时遇上一个长官。她在我面前2米处站住,向我敬了一个礼,便欲离去。

我突然很乐意使用我的职权,我问她:“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上士?”

“波阿狄西亚•枫丹,长官。”声音清脆而沉着,可能是太阳尚未升起的缘故(堡垒的科学家们创造的人造太阳),听起来有点凉意。

“是英格兰和法兰西的后裔?”

她笑了:“这年头很少有人关心祖先了。还有别的事吗,长官?”

“不,没有。”当然我不会请她发表对于威廉的感想,那个傻小子根本配不上她。而且我确信,只要每天能看到那个笑容,就算没有太阳——人造的或天然的——也无所谓。

稍后我得知波阿狄西亚•枫丹是绿色中队的飞行员之一,不禁肃然起敬。

她不是一个有来头的人,换句话说,当麦克罗斯城上天时,她碰巧是其中的游客。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做过什么。正因为太没有来历了,倒更为她增添几分神秘之美。在一同入伍的人当中,她是升级最快的。实际上,“波阿狄西亚”就是“胜利”的意思。除去在飞行时百分之一千的认真之外,波瓦是个很随意的人。她有时同男士约会,有时候不,因为她有时候空闲、有兴致而有时候疲惫、想休息或者想静静的看一本书。可怜的威廉完全是自作多情。她不抽烟,酒吧里也从来看不到她。以上大部分是从一个叫阿德里亚那•格兰特的女孩子——我父亲同僚的女儿那儿得知的。她住在波瓦隔壁。

距第一次见面两个月,我再次见到的是枫丹中尉。

那天下午休假,毫无目的到处逛,我路过露天咖啡座时,一眼就看见她。她穿着一件深绿色樽领毛衣,同她的眼睛很般配,没有佩带任何饰物——只有普通的女孩子才需要它们。

我走到她面前,问道:“我可以坐在这儿吗?”

“当然。”她微笑,“请坐,格林希尔上尉。我正在等人——来得早了些。”

我的心一动,“你知道我?”

她只是笑,没有作答。

我非常想和她讲话,但语言中枢竟然罢工!

此时传来林明美的歌声,“……to be in love, to be in love……”,我很受她煽动。于是我问道:“你喜欢明美吗?”

她想了想,“人长得美,歌也动听,不错。”

“仅此而已?”

她挑起眉毛,“很重要吗,我对她的看法?”

“不,一点也不。”我要如何告诉她,我想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呢?

波瓦笑吟吟的看着我,一双湖水般绿色的眼睛像是能看透我的思想。

“我的朋友来了,我得走了。”她突然说。

我心头一紧,不知来的是个什么人物。抬头一看,见是个女孩子,这才略为宽心。

波瓦上升的势头简直像火箭一般,一个月以后,她已经与我并驾齐驱——都是少校了。这种事也只有在这样的战争年代才可能发生。

“你真厉害!”我赞道。

“又可以少称一个人为‘长官’才叫我高兴呢。”波瓦笑道。

“原来如此,”我故作忧虑,“难道有一天我会称你作‘长官’?”

不似我预料中那样的兴奋,她只轻描淡写的答一句:“我倒是不介意。”

我问她:“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不打仗了,你会作什么?”

“教书。”她说。

“教书?教什么呢?”

“物理。”

“以前是物理教师?”

“不是。不过我想以我一个高温物理硕士,觅一个教席总还不至于办不到。”她说。

“高温物理?那你为什么不为堡垒作科技人员呢?”我奇道。

她眉头微微一皱,道:“哪里就差了我一个呢。”

我猜自己的话造次了,连忙说:“不过现在也证明了你有作战斗机飞行员的天赋!”

她看了我一会儿,突然笑出来,说:“你不必如此迁就我。”

现在我知道,她那句话的意思是:“我不会迁就你,你也不用迁就我,我们是独立的。”但那时,我以为她只是对我好。

过了一段时间,有鉴于波瓦的出色成绩,上面有意思安排她在堡垒指挥部工作。我第一个将喜讯告诉她。

“没兴趣。”这是她的回答。

“为什么?”我不解。

“我喜欢飞,不想呆在指挥室里。”

“可是太空堡垒也在飞呀。”

“是啊,地球也在飞呢。”她好笑的看住我。

“你这样多危险!飞行员的战死率有……”

“百分之十。”她接上我的话,“很抱歉让你担心,但我不会放弃飞行。有些人生来就是为了追求冒险的,我就是这种人。”她有一点激动,“这场战争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别误会,我并不是好战分子,但它给了我那么好的机会,而且我很高兴自己是为了保卫家园而战的——我决不轻易放弃。”

这话把我弄糊涂了。从前我认为女性最需要的是安全感,事业也好、家庭也罢,她们所追求的,不外是为着得到安全感。虽然这番话自波瓦口中讲出毫不突兀,我仍然有点糊涂了。

“那么和平了呢?”我问她。

“等和平了再说吧。”她说,“上次我同你说会去教书,是个不错的主意。”

“那么嫁给我吧!”我取出一早准备好的戒指塞到她手中。

她仔细端详了那枚戒指,然后说:“很漂亮。”

我大喜:“你同意了?”

“不。”

犹如一盆冰水当头泼下,我觉得浑身凉透,而且摸不着方向。“为什么?”

“你不明白吗?”她看着我,祖母绿般的双眼仿佛在说,你这个傻瓜,“我是个飞行员、战斗机飞行员,每次上了飞机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下飞机。我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死掉,也许明天、也许一个小时后就与你永诀。要是结了婚,我死了你可是要做鳏夫的。知道鳏夫的意思吗?”

“米莉亚和麦克斯不是也结了婚?”我不服气,举出重大例证,“他们两个都是飞行员!”

“那不同,他们相爱。”她说。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我们没有相爱?!”

“我不清楚。我爱你,正如我爱我自己。可是我要嫁的那个人,我爱他将胜于爱自己。为了他,我可能会放弃这项危险的事业。”

是这样吗?一霎那,我只觉心中悲凉无比,良久,我才说:“有那个人吗?”

“也许有也许没有。总之现在,飞行是我的最爱。”

她把戒指还给我,依然看着我。她总是正面我,从不逃避我的目光。

我想扔掉它。但是没有。

及后我向上面汇报了波瓦不愿迁升的情况。众人皆深感不解,惟我在一旁苦笑。她可不是那种想当将军的好兵,她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是否可以升级无所谓,只要能驾驶战斗机,就算永远做空军兵(Airman Basic,空军中最低的等级)也不要紧。

那一年圣诞节,已经是回到了地球上。

当然,我和波瓦还是很要好,“那个人”始终也没出现。时局看似平静实则危机重重,各地不断有天顶星人骚乱的报告。我和她都在待命,但还是设法聚了半个小时。她送了我一件圣诞礼物——一支高士(Cross)笔。还是在太空时我对她提过,小时侯父亲曾送我一支高士笔,后来不慎丢失,遗憾至今。没想到她会去买了来,而且颜色款式与失落的那支完全一样。这种笔早在战前就停产了,现在极少看到,更何况如今人们几已不用笔了,这成为一种珍贵的骨董。

她握住我的手:“冷吗?为什么发抖?”

我激动的说:“你实在不必……”

她笑了,“你真小器,还世家子弟呢。”

我明白她的意思。快乐不总能用钱买到,不过可以用钱来买时,为什么不呢?

我紧紧拥抱她。就算她不嫁给我,此刻我正拥有她。

第二天她来找我,很明显是有话要说。

“我已经报名参加第6小队了。”

“什么?”我跳起来,“第6小队?!那等于是敢死队啊!你为什么不先同我商量一下呢!?”

“这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我来是想告诉你一声。”

这句话刺痛了我的神经。“很好,”我冷笑,“那你又何必来告诉我呢?”

波瓦愣了一下,盯着我看了2分钟,才说:“我没想到……你说得对。”她自嘲的笑一笑,“我所有的,不过是我的生命。”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

曾经我以为波瓦是个冷酷的人,没想到我自己更胜一筹。

“别了,大卫。”她吻了吻我的额头,走了。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我始终觉得,即使未曾遇见过波瓦,我的生活也不会与现在有什么两样。因为她从未试图改变我,甚至不愿意我为了她有所改变。最近我常常思念她。不知道她离开我时嘴唇上是否结着冰霜?——那时我冷酷得像一块冰。

我问妻子:“阿德里亚那,你记得波阿狄西亚•枫丹这个人吗?”

阿德里亚那抱着我们的孙女,白了我一眼:“你老糊涂了,哪有这号人物?”

有时候我也怀疑是否真有其人。没有人记得,没有,甚至档案之中也没有记录——因为战争的缘故,那档案早已残缺不全了。那枚没有扔掉的戒指,现在戴在阿德里亚那的手指上。我告诉她那是为另一个姑娘买的,她认为我在开玩笑——因为那枚戒指与她手指的尺寸正适合。至于那唯一似可佐证的高士笔,阿德里亚那坚称那是我父亲馈赠给我的礼物。她说得那么肯定,令我不得不相信那就是事实的本来面目。

那么,等到明天再说吧。一切希望都在明天了。

明天,我会去见她。


注释

1. Boadicea, or Boudicca, meaning Victorious, was Queen of the Iceni tribe of East Anglia. She led a rebellion in 60 A.D. against the Romans, destroying the cities of Colchester, St. Albans and capturing London. She was eventually defeated by the Romans, and Rather than be humiliated by them, she poisoned herself. (引自ENYA:The Celts)

2. Fontaine, 法语,意为“喷泉”。在巴黎郊外有一著名宫殿“枫丹白露(Fontaine-Bleue)”,就是“蓝色喷泉”的意思。


小记

这篇文章用了《太空堡垒》的背景——故事实际上和原作毫无关系,是旧年听了朋友录的《太空堡垒》的磁带(把电视里的内容录下来,很痴狂的一个人)突然心血来潮写下的。我相信在那个时代中还有与Lisa和明美不同的女性存在着——那是我的女主角。
PM发送EmailOICQ
返回顶部
顺时针
发帖时间 May 3 2006, 01:09 AM
引用帖子


少将
*

组别: Board Moderator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3490
精华帖数: 30
被删帖数: 28
用户编号: 2733
注册时间: 27-October 03



那个,先纠正一下枫丹白露,正确的拼法是“Fontainebleau”,可能最初有蓝色的意思在里面,但是现在不是完全相同的拼法了。枫丹白露的城堡林影湖光交映,是拿破仑最喜欢的地方。而枫丹白露小城只有两万人口,却是一个相当“贵族”的小镇。都是十年前的印象了,也不知如今是什么样了。

再说说小说。
挺好的一个题材,人物刻画的轮廓已经成形,可惜骨架过于简单,也少了些血肉。女主人公貌似是很多男生所倾心的“冰霜美人”(呵呵,人之常情 13.gif ),只是,如果要读者也要如男主人公一般倾心于她的话,可能需要更多的“切入点”来接近她的内心世界。
总体来说的构思还是挺不错的,我只随便说两句,后面的交由冰斑竹负责了。
PM发送Email用户主页OICQ
返回顶部
发帖时间 Jun 21 2006, 10:06 AM
引用帖子


少将
*

组别: Members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3736
精华帖数: 3
被删帖数: 18
用户编号: 24
注册时间: 23-October 02



啊,我觉得写的很好啊,文笔很简洁,挺适合短篇的,我喜欢这种风格。很简单的故事,表现了一段在时代大背景下身不由己的遗憾的感情。有时真的很简单的倾心就发生了,尤其是在那种时代。当然也有很多是因为了解内心而爱上的,不过对于波瓦这样一个出众的聪慧美人,一见钟情的概率就非常大了。

格林希尔,好耳熟的名字啊,菲列特利加·格林希尔? 13.gif

感觉内容和文章名字稍微有些偏,作者有没有意写一个回忆系列啊?如果那样的话一定更出彩 63.gif

这个帖子已被 于 Jun 21 2006, 10:11 AM 编辑
PM发送Email
返回顶部
Shrewd
发帖时间 Jun 21 2006, 11:09 AM
引用帖子


中将
*

组别: Honoured Member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4369
精华帖数: 38
被删帖数: 30
用户编号: 55
注册时间: 27-October 02



冷淡的美人,不过不是冰山
PM发送Email用户主页
返回顶部
Hikaru
发帖时间 Jun 21 2006, 07:02 PM
引用帖子


上将
*

组别: Board Moderator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5442
精华帖数: 11
被删帖数: 23
用户编号: 16
注册时间: 22-October 02



格林希尔 27.gif ,看来我适合做标题党
PM发送EmailOICQ
返回顶部
伐沙泊艮
发帖时间 Jun 21 2006, 08:37 PM
引用帖子


五星上将
*

组别: Admin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15056
精华帖数: 79
被删帖数: 156
用户编号: 3
注册时间: 17-October 02



13.gif 我也想到了菲列啊,呵呵
才看到这篇佳作,赞一个!我也很喜欢这种风格,点到即止,度把握的不错,期待作者将来更多的作品
PM发送Email用户主页OICQAOL
返回顶部
AIZ
发帖时间 Jun 21 2006, 11:06 PM
引用帖子


中尉
*

组别: Members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298
精华帖数: 3
被删帖数: 0
用户编号: 10854
注册时间: 18-January 06



好文!

>>“你老糊涂了,哪有这号人?”
这句话让我浮想联翩……
PM发送Email用户主页OICQMSN
返回顶部
发帖时间 Feb 5 2007, 01:35 PM
引用帖子


少将
*

组别: Members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3736
精华帖数: 3
被删帖数: 18
用户编号: 24
注册时间: 23-October 02



在年度回顾里又看了一遍,忽然觉得似乎有点像《球状闪电》的林云,《上海堡垒》的林澜(咋都姓林呢),都是那种战争中很理想化的、执着的,又不会属于任何人的感情独立的女性,任何男人都难以把握住她们,所以只能仰望她们,或近或远的观看她们,她们只属于自己的内心世界,所以时间久了别人会连她们是否真的存在都难以确认了。也许每场战争中都会出现一两个这种类型的女性角色

还是觉得好看啊,召唤楼主归来啊,快来奉献更多故事啊~~~~

PM发送Email
返回顶部
yeedar
发帖时间 Feb 6 2007, 10:15 AM
引用帖子


上将
*

组别: Board Moderator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6273
精华帖数: 25
被删帖数: 17
用户编号: 12510
注册时间: 9-September 06



啊,谢谢影翻出这个贴子来,确实写得好。
而且,如果作者是位男士的话,那就简直是好得非常了。

虽然是短文,但是留下了好些悬念呢。比如,枫丹的眼睛为什么是祖母绿色的?比如,堡垒科学家们制造的人造太阳(这个我可是第一次听说,以前只知道有人造天空、人造白天黑夜。如果有了人造太阳,岂不就是有了人造夕阳了吗?2.gif……我喜欢。)比如,枫丹在路边等的另一个女孩子是谁?比如,绿色中队有什么故事吗?

喜欢作者那句“她不是一个有来头的人”,喜欢她不戴任何饰物坐在街边等朋友,喜欢那种“我并不重要”、“哪里就差了我一个呢”的态度。

看完此文,我也想问——“有那个人吗?”有那个能让枫丹放弃飞行的人吗?没有,所以这个故事只能是“传奇”。
我也想说一声:作者归来吧!

这个帖子已被 yeedar 于 Feb 6 2007, 10:25 AM 编辑
PM发送EmailOICQMSN
返回顶部
发帖时间 Feb 6 2007, 12:19 PM
引用帖子


少将
*

组别: Members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3736
精华帖数: 3
被删帖数: 18
用户编号: 24
注册时间: 23-October 02



13.gif yeedar也喜欢啊,好,一起来召唤作者,呵呵
作者应该是个男的啦,文中的那种对心中仰慕女性的写法像是男的写的,而最后在女主角消失之后抱着对她的思念和另一个相熟女性结婚的做法,也比较像男人做的(又要说球闪和上海堡垒了,里面的男主角都这样)

这个帖子已被 于 Feb 6 2007, 12:19 PM 编辑
PM发送Email
返回顶部
yeedar
发帖时间 Feb 6 2007, 12:43 PM
引用帖子


上将
*

组别: Board Moderator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6273
精华帖数: 25
被删帖数: 17
用户编号: 12510
注册时间: 9-September 06



他不来的话,咱们就私自给他续上一个外传,呵呵。。。 12.gif
PM发送EmailOICQMSN
返回顶部
特勤装甲中队
发帖时间 Feb 13 2007, 05:15 PM
引用帖子


准尉
*

组别: Members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123
精华帖数: 0
被删帖数: 3
用户编号: 13888
注册时间: 13-February 07



不错,文字简洁明了,有种怀旧的感觉,会另人有种记忆由存的感觉
PM发送Email
返回顶部
lsquirrel
发帖时间 Feb 23 2020, 06:39 PM
引用帖子


一等兵
*

组别: Members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12
精华帖数: 0
被删帖数: 0
用户编号: 25620
注册时间: 18-February 20



大傻瓜啊,我们年轻的时候为什么要那么骄傲倔强?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PM发送Email
返回顶部
lsquirrel
发帖时间 Feb 23 2020, 07:12 PM
引用帖子


一等兵
*

组别: Members
金钱: 0 盾
帖子数量: 12
精华帖数: 0
被删帖数: 0
用户编号: 25620
注册时间: 18-February 20



引用 (yeedar @ Feb 6 2007, 02:15 AM)
啊,谢谢影翻出这个贴子来,确实写得好。
而且,如果作者是位男士的话,那就简直是好得非常了。

虽然是短文,但是留下了好些悬念呢。比如,枫丹的眼睛为什么是祖母绿色的?比如,堡垒科学家们制造的人造太阳(这个我可是第一次听说,以前只知道有人造天空、人造白天黑夜。如果有了人造太阳,岂不就是有了人造夕阳了吗?2.gif……我喜欢。)比如,枫丹在路边等的另一个女孩子是谁?比如,绿色中队有什么故事吗?

喜欢作者那句“她不是一个有来头的人”,喜欢她不戴任何饰物坐在街边等朋友,喜欢那种“我并不重要”、“哪里就差了我一个呢”的态度。

看完此文,我也想问——“有那个人吗?”有那个能让枫丹放弃飞行的人吗?没有,所以这个故事只能是“传奇”。
我也想说一声:作者归来吧!

不是的,你看错了,有那个人!他(格林希尔)就是她(枫丹)等待的那个人!!

在最后一刻,她特意来告诉他
引用
“我已经报名参加第6小队了”
等待的就是一句挽留,她愿意为了他放弃(飞行)这项危险的事业的

这个骄傲的女子是那么骄傲和倔强,但恋爱中的人要记着,这句话要反过来听:
引用
“这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我来是想告诉你一声。”

“这不该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我来告诉你,是想听你再说一次我爱你。我爱你将胜过爱我自己,为了你,我愿意卸下飞翔的羽翼”

但是,等到的只是
引用
“那你又何必来告诉我呢?”
,这一刻她的心该有多痛:永别了,大卫,哭 cry_smile.gif

其实临别前
引用
她自嘲的笑一笑,“我所有的,不过是我的生命。”
,已经说明了一切。她本来以为除了自己的生命,还有一份感情,她甚至打算为了这段感情,放弃视若生命的飞行。

但她没想到,那个曾向她求婚的人,竟没有领会到她那么明显的暗示。两分钟啊,那个傻瓜竟然都没反应过来,还在乱生气:
引用
波瓦愣了一下,盯着我看了2分钟,才说:“我没想到……你说得对。”


引用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
“别了,大卫。”她吻了吻我的额头,走了。

命运交织的两个人,至此交错而过抱恨终生。这份错失的感情让他一生一世刻骨铭心,在他垂垂老矣即将死去的时候,仍然追悔莫及

引用
明天,我会去见她。

明天,我终于又能见到她了

这个帖子已被 lsquirrel 于 Feb 23 2020, 07:36 PM 编辑
PM发送Email
返回顶部
1 名用户在阅读这个主题 (1 名客人 和 0 名匿名用户)
0 用户:
« 上一个主题 | 『 Luna基地 』 | 下一个主题 »

回复发新帖新投票

 



[ 程序执行时间: 0.0208 秒 ]   [ 数据库查询: 13 次 ]   [ GZIP 关闭 ]